手机访问 m.5aigushi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我爱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 > 网络小说 > 委屈奖

委屈奖

时间:2013-06-13来源:网络 作者: 秦德龙

  医院设置委屈奖了,不设委屈奖不行了,许多医护人员受不了委屈,纷纷跳槽了。要想留住人,就得有配套的机制。于是,委屈奖出台了。今后,凡是受了委屈的人员,医院都会给他做主,用委屈奖抚慰受伤的心灵。

  可是,委屈奖设立了,却没有人申报。不但医护人员不来申报,后勤和服务人员也不来申报。为什么没有人申报呢?院长心里揣上了问号。

  院长首先来到了外科手术室。去年,手术室本着“救死扶伤”的态度,给一位老人开了刀。说实话,老人病得很重,医护人员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。最终,老人没能下来手术台。想不到的是,病人家属冲进手术室,看见穿白大褂的人就打,打得医生头上冒血,还把门踹烂了几扇。过后,手术室的医护人员,到院长办公室静坐了一天。这样的事,该不该发委屈奖?应该,应该,完全应该!

  “你们为什么不申报委屈奖呢?”院长问。

  “病人永远是对的,顾客就是上帝。”一个医生说。

  “我知道,你们受委屈了。所以,我要奖励你们。”院长说。

  “我们已经流血了,我们不想流泪。”又一个医生说。

  “委屈奖就是为你们讨回公道的。”院长又说。

  “拿到这个奖,我们只会流泪。”一个护士说。

  “难道,你们真的不要委屈奖吗?”院长叹口气说。

  没有人回答,谁都不回答院长。手术室的医护人员,全都选择了沉默。也许,沉默是最好的回答。他们需要什么?他们需要社会的理解和尊重!

  院长又去了其它科室。内科、妇产科、五官科、理疗科、传染科、化验室……结果都一样,都没有人申报委屈奖。医护人员纷纷表示,今后,将继续做到“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”,为病人提供优质服务。

  院长最后去了后勤服务科室。后勤服务科室的同志,也是受了委屈的。有一次,一个病人家属闯进收费室,殴打了一名收银员。还有一次,一位保安的睾丸,竟被一个乱停车的妇女踢坏了。前不久,开救护车的司机,也受到了侮辱,有人往他脸上啐了一口唾沫。受到委屈,后勤服务人员同样选择了忍耐。为了医院的利益,为了窗口单位的形象,宁肯自己受委屈,默默地将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申报委屈奖呢?”院长问收银员。

  “我早把那件事忘了。受点委屈算什么,只要我的饭碗不被敲碎。”收银员笑道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申报委屈奖呢?”院长问保安。

  “我早就习惯了。因为,到哪儿我都会挨打!谁让我是从农村来的呢?”保安笑道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申报委屈奖呢?”院长问司机。

  “我开救护车,少不了运送死人。人都死了,啐我一口唾沫,算什么呢?”司机笑道。

  院长感动地点着头,不住地点着头。大家受了委屈,不但不要委屈奖,还说出这么感人的话。院长真是感动极了。当然,院长明白,大家心里还有话,还没完全说出来。

  院长把一个智囊招呼过来,让他出出主意,怎么将委屈奖发下去?院长说:“大家受了委屈,却不要委屈奖,这可真让我想不到。不管怎么说,这个奖要发下去,还大家一个公道,这也是维护我们医护人员的尊严。再说了,全国许多单位都设置委屈奖了,又不是我们一家!”

  智囊想了想说:“也许是奖励细则不够明确,操作性不强?”然后,智囊提出一个方案,把委屈奖做了进一步细化。细化后的细则是这样的:凡是遭受辱骂或被啐痰的人员,可获得50元委屈奖;凡是挨拳头或巴掌而受轻伤的人员,可获得100元委屈奖;凡是挨脚踢或被打到在地的人员,可获得200元委屈奖;凡是被打流血或致残的人员,可获得300元以上的委屈奖。

  奖励细则公布了,却还是没有人申报奖励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船究竟歪在哪儿了呢?

  院长召集了扩大的院长办公会议,请大家献计献策,共同想办法,将委屈奖落实下去。院长说,今后,要形成一种长效机制,无论谁受了委屈,都要奖励。因为,医院只要开门,医护人员和后勤服务窗口的职工,就可能继续挨打挨骂,继续受到委屈。

  会议开得很热烈,众人七嘴八舌发表了看法。结论几乎是一致的:院长不拿委屈奖,别人没法拿委屈奖。因此,大家强烈要求院长带头拿委屈奖。理由是,院长受的委屈最多,受的委屈最大,他呕心沥血,心都快操碎了。有人举例说:“上个月,一个病人死了,死者家属把死尸抬到了医院门口,对院长百般辱骂。院长忍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,把事情摆平了。可是,一波刚平,一波又起,死者火化后,家属又提出了无理要求,并将骨灰盒摆到了院长的办公室桌上!死者家属揪着院长的衣领,搡来搡去,还扇了院长两个耳光!”

  旧事重提,与会者唏嘘有声。

  院长含着热泪说:“谢谢大家,谢谢各位。我表个态吧,我要带头拿委屈奖。我不拿,别人怎么拿?按照奖励细则,我就拿100元钱吧。”

  众人热烈鼓掌,给院长鼓掌。

  院长的思路被掌声激活了。院长擦干眼泪说:“我有个想法,委屈奖这个名称要改。改了,大家会更容易接受。叫什么呢?叫敬业奖吧!领取敬业奖,同志们该不会有心理障碍吧?”

  会议室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xiaoshuo/7555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