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民间故事 > 

留一手

时间:2018-07-13 20:06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俏俏红

  清朝时候,混水县出了个能工巧匠叫刘有能,他打小被父母送去学木匠,因为头脑灵活,善于钻研,做出的活儿非常漂亮,很快就声名远播。
  几年前,马员外打算嫁女,就请刘有能来家里打造嫁妆。他一连干了将近一个月,最后一天上午,就剩下一个衣柜组装到一半了,于是马员外中午吃饭时,就开始结算工钱。这个马员外,凡事都喜欢精打细算,这么早结算,就是晚上不想管饭,好省一顿饭钱。
  算工钱时,马员外不但少算了半天,还找借口说是刘有能手慢,所以克扣了几十个铜板。刘有能讪笑着说:"马员外,我做了十来年的活儿,你是第一个嫌我手慢的。再说了,我做的木工活儿,方圆百里没人能超过我,正所谓慢工出细活,活儿做得漂亮才是关键。"
  马员外皮笑肉不笑地端起杯子,说道:"刘师傅,大家乡里乡亲的,为这几十个铜板,再说下去没意思。来来来,我敬你一杯,以后有活儿,我再照顾你就是了。"
  刘有能仰头干了,心里却不痛快,暗忖起来:少了我的工钱,还拿话堵我的嘴,太不地道了。 下午,把衣柜组装好后,刘有能拿着小锤子,在每件新家具上面敲了一下,就告辞走了。
  过了几天,马员外请人来给家具上漆,两个漆匠挪动家具时,家具发出"咯吱咯吱"的响声。两人一愣,这新打制的家具,好像不牢固,能用吗?他们问马员外是哪个木匠师傅做的,当听说是刘有能做的时候,漆匠师傅不相信地说:"不可能,刘有能的木匠活儿,那是数一数二的,怎么会有响声呢?"
  马员外心里一紧,让两人试了试所有家具,件件都是如此。他想起刘有能走时,拿着锤子挨个儿敲打新家具的情景,心知有异,看来是刘有能故意为之。马员外的脸都气绿了,马上派人去叫刘有能。
  刘有能拿着一把小锤子,到了马员外的家。马员外指着家具,怒气冲冲地质问道:"刘有能,你怎么干的活儿?你得给我解释清楚,不然,要你赔偿所有损失!"刘有能看着家具,慢悠悠地说:"咳,这也怪不得我,凡是经我手的家具都有灵性,这不,我工钱没拿够,它们耍起小性子了。"
  马员外恍然大悟,他当即拿出一盒子铜板,说是只要刘有能摆治好了,工钱可以多给,让刘有能赶快想办法。刘有能也没有多要,只拿了他应得的,然后在每件家具上敲了一锤子,就好了。临走时,马员外又气又好笑地说:"好你个刘有能,居然留了这一手,你干脆就叫刘一手得了。"
  这话传开后,刘有能这个名字就没人叫了,大家都叫他"刘一手"了。
  说起刘一手这一招,功夫在榫头上。无论什么家具,都是利用榫卯结构的原理,榫卯咬合后,慢慢地会越来越紧,成为牢固的一体。刘一手在每件新家具的关键处敲了一锤子,某一处榫卯咬合过紧,导致表面不平衡,搬动时,就会发出"咯吱"声。他拿锤子从里面往外敲一下,榫卯咬合松一点,表面恢复平衡,就不出声了。这种力道上的把握,也只有他有这个能耐。
  当然,刘一手是个嫉恶如仇的正直之人,从来不轻易使用这一种损招,但他没想到,很快他就再也不能用这一招了。
  这一天,县衙里忽然来了一名差人,说县太爷胡大人的官轿破旧了,让刘一手去县衙里,做一顶新官轿。谈到工钱时,刘一手发现官差开出的工钱很少,就对官差讲,想把工钱提高两成。官差吹胡子瞪眼地嚷嚷道:"刘一手,县太爷让你做官轿,是高看你一眼,你别爬树上墙,把自己当根葱,小心把你踩成葱泥,吃不了兜着走。"
  官差一发威,刘一手不敢作声了,只得答应去干活。
  刘一手拿着工具去了县衙里,花了好几天,终于把官轿做好了。一名衙役验收了官轿,结算了工钱。临走时,刘一手拿着小锤子,在轿子里面敲了一下。
  这"一下"当然不白敲。说起胡知县,可是个大贪官,这几年,他巧立名目,搜刮民脂民膏,弄得民声鼎沸,怨声载道。就连刘一手这种手艺人,也每年增征一两银子的"手艺税",不然就不准出去干活。刘一手心头有气,一冲动,就在新轿子上敲了一锤。这样一来,轿子在行进时,就会发出"咯吱咯吱"的响声。这种声音尤其刺耳,胡知县坐在里面,就会不得安宁。
  这一天,新轿启用,胡大人坐着轿子,鸣锣开道。哪知走在大街上,忽然轿底脱落,滚出一封一封银子,封纸破裂,银子散落一地。老百姓一下子蜂拥而来,围着轿子看热闹。胡知县恼火至极,喝令衙役驱赶老百姓,然后慌慌忙忙收拾银子回到县衙去了。
  最近,朝廷拨下治理河堤的十万两银子,胡知县悄悄做了手脚,克扣下来一万两。他不敢把赃银放在后衙里,就把银子藏在官轿里,转移到他偷偷置下的私宅里去,想着每天转移一千两,差不多十天工夫,就可以转移完毕。因为旧官轿承载量小,而且已经破旧不堪,听说刘一手的手艺顶呱呱,就找他来做一顶结实的新轿子,却哪里想到,新轿子这么不经用。
  县太爷官轿里藏银的事情,像风一样地传开了,县城里的老百姓都在谈论这件事。胡知县好不恼火,就以藐视朝廷命官之名,令人将刘一手捉拿归案,当堂审讯。刘一手做梦也没想到,胡大人会用官轿藏那么多的银子,官轿底部的榫头被敲了一锤子后,变得不平衡,轿夫抬着轿子一上一下地颤动,轿底承受不了重量,导致底板脱落。如果不藏银,除了会有响声,根本就不会出这种意外。
  刘一手刚开始嘴硬,将自己的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,大呼冤枉,说轿子没问题。胡知县哪里肯信?他原来也用旧官轿藏过银子,心里有谱,这点银子加上他的体重,是压不垮官轿的,肯定是刘一手使了什么暗招。胡知县下令大刑伺候,刘一手最终架不住大刑的痛苦,招出了他对胡知縣心怀不满,故意留了一手的事情。
  胡知县奸笑道:"刘一手,既然你这么喜欢‘留一手,那么,本县就成全你,让你名副其实地成为‘刘一手!"他下令,将刘一手的右手放在刑凳上,重打二十大板。刘一手疼得晕死过去,指关节的骨头全碎,右手就此废了。胡知县还不解恨,把刘一手投入了大牢,捏造罪名,打算申报上司批复后,将他发配边关。
  刘一手躺在监牢里苦不堪言,本来一时心血来潮,只不过是个恶作剧而已,却不承想断送了自己。
  这一天,刘一手正在怨天尤人的时候,忽然牢子来到他面前,双手一拱,说道:"刘师傅,喜事来了。"刘一手没好气地说:"爷,我都不想活了,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。"牢子说:"谁无聊来开涮你了?告诉你真事,胡大人被抓起来了,你逃过一劫了。"
  原来胡知县贪赃枉法的事情,早就传到总督的耳里,总督派出两名幕僚到县城里悄悄私访,恰好那天轿子漏银的一幕,被两名幕僚看见。他们回去上报总督后,总督大怒,派官员来查账,查出了胡知县贪污治河官银的事实,便将他革职,打入大牢。这么一来,刘一手不但无罪,还成了扳倒贪官的有功之人,赏银百两。
  刘一手出来后,因为右手废了,干不了木匠活,就收了几名徒弟,传授手艺,由徒弟们来养活他。至于那种用锤子敲榫头的绝活,他不打算传给徒弟们了,这一次,他是真正地要留一手了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minjian/133994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