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我爱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 > 传奇故事 > 

奇卦

时间:2017-12-24 17:58来源:故事网 作者: 指天笑骂

  1。杀人逃命

  我的祖父是私塾先生出身,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。有一年,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

  日本鬼子刚投降那会儿,我的家乡有个叫熊三的地痞,是个地道的孬种。他的姐夫麻六是当地的大乡绅,有钱有势,依仗这层关系,熊三平日欺男霸女,横行乡里。

  熊三平日出门,腰里总别着一杆枪,那是用旧三八式步枪改造的,弹膛深、威力大,百米外能打死一头大牯牛。

  有一次,熊三喝醉了酒,路过一家杂货铺时,瞅见老板娘长得漂亮,顿时动了歪心思,对老板娘动手动脚起来。老板娘是个刚烈女子,一巴掌甩在他脸上,骂他不要脸。熊三恼了,借着酒劲儿,竟然拔出了枪。就在两人撕扯中,枪声响了,老板娘倒在了血泊中。

  熊三傻了眼,别看他平日别着枪咋咋呼呼,其实只敢打打野猫野狗,如今打死的是人,杀人偿命,他能不害怕吗?

  熊三彷徨无计,赶紧去找姐夫麻六,说自己打死人了。麻六也吓了一大跳,思忖半晌,沉声说:你先到外地躲一阵子,等事态平息了,我再想办法为你脱罪。熊三无法,只得丧家犬一般,带着枪连夜逃到了外地。当时土匪恶霸横行,熊三无亲无靠,手里的钱花光后,混得跟叫花子差不多。

  过了一阵子,熊三实在受不了了,就偷偷回去找麻六,问下一步该怎么办。麻六告诉他,死者的亲戚在当地也是有势力的乡绅,闹得十分厉害,熊三要是这时回来,他也保不住他。麻六说:这样吧,我有一个叫老黑的朋友,在上海的租界混得不错,你去他那里吧。

  别看老黑其貌不扬,在上海租界却是黑白通吃的人物。有麻六这层关系,老黑对熊三很热情,一见面,就拉着熊三去大酒楼,先撮了顿大餐,酒足饭饱后,又去逛夜总会、跑马场。熊三哪见过这些洋玩意儿,看得眼儿花缭乱,又见老黑出手阔绰,忍不住问他是干啥买卖的。老黑嘿嘿一笑,道:大家都是自己人,不瞒老弟,其实我是放高利贷的。

  老黑告诉熊三,租界是个大熔炉,三教九流、黑白两道、中外势力都在这里淘金,只要你有本事,胆子大,随手一抓,就是大把的钞票。老黑平日混赌场和跑马场,专门放高利贷给那些赌徒,利息都是驴打滚,一夜就能获利十倍百倍。

  老黑问熊三,有没有兴趣跟着他干。熊三动了心:可我啥都不会啊。老黑一指熊三别在腰间的枪:你不是有这个嘛。他说,有些赌徒,借了高利贷不还,对付他们就要来硬的。熊三有枪,人也狠,正是讨债最合适的人选。

  就这样,熊三跟了老黑。每当遇到还不了高利贷的赌徒,他就一枪打死街边的野猫野狗,然后把滚烫的枪口顶在那人的额头,问他:还钱还是还命?每逢这时,再硬气的人,都会瘫软成面条。

  有一次,有个小老板借了老黑一大笔钱去豪赌,结果赔了个一干二净。老黑派了几拨人去跟他讨债,小老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只有一句: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讨债的人想尽了办法,他就是不还。最后,老黑只得让熊三出面。刚开始,熊三吓唬他,把枪口顶在他脑门上,可小老板面不改色,一口咬定自己没钱。

  熊三恼了,眼珠子一转,阴笑一声,让手下脱下小老板的裤子,然后把枪管烧红,问他还不还?不还?好!他把烧红的枪管一下子捅进小老板的腿肚子,问一声,捅一下,每捅一下,腿肚子都是一个焦糊的血洞。

  最后,小老板熬不住了,大叫:我还钱!熊三问他怎么还,小老板喘着粗气说:我去卖房子卖孩子卖地卖血!熊三说:那好,给你三天时间。

  其实小老板根本没钱还,三天一到,他一害怕,就上吊自杀了。

  2。衣锦还乡

  虽然这笔钱没讨回来,可熊三的残忍手段却在租界出了名,成了老黑的得力干将,老黑为了拉拢他,送他各种豪车豪宅和金钱美女。

  有了钱,熊三变得更加肆无忌惮。他给麻六捎信,说自己一别家乡许久想回去瞧瞧。麻六告诉他,他打死的老板娘的亲戚,这几年一直没有罢休,警察局也贴了通缉令,他回来不是自投罗网吗?

  熊三却满不在乎,他就不信天底下还有钱摆不平的事?于是他把这事对老黑说了,老黑听了,说:衣锦不还乡,犹如锦衣夜行。我也好久没见麻六兄弟了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一趟。两人坐着老黑的洋汽车,一起回到了家乡。

  麻六一见两人,当即热情款待。酒酣耳热之际,老黑听到远处很热闹,就问出了啥事。麻六说:镇上有座财神庙,今天是赶庙会的日子。熊三一听,非要去庙会上瞧瞧。庙会上人山人海,麻六他们正逛着,突然看见路旁有个卦摊,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打着病诸葛的招牌,正给人测字卜卦。

  熊三来了兴趣,他扒拉开众人,大大咧咧地说:老子也来算一卦。病诸葛瞅了他一眼,不紧不慢地说:先排队。熊三见自己前面排了十几个人,就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元,远远一丢:谁抢到,银元就归谁!

  卦摊上的人一见,呼啦一声,全都跑去抢银元了。熊三大摇大摆地坐下,对病诸葛说:现在我前面没人了,你算吧。病诸葛一愣:你想算什么?

  熊三摸着下巴,嘿嘿一笑:我想算算,我什么时候死。病诸葛皱起了眉头:自古占卜,都是算生不算死,这位先生还是换一件事吧。谁料熊三却说:我不问别的,就问这个。你算准了,我给你十倍的钱,算不准,老子砸了你的卦摊!说着,一撩衣角,露出了腰间的枪。

  周围有人认出了熊三,小声提醒病诸葛,说这熊三是个狠角色,不如借坡下驴,随便说个长寿的岁数,哄他高兴算了。

  谁知病诸葛却不听劝告,他瞥了一眼熊三的枪,微微一笑,拿出纸笔,对熊三说:指间阴阳气,下笔判生死。请你写一个字,我根据这个字,测测你的死期。

  熊三在酒宴上喝多了,加上病诸葛刚才叫他排队,让他心里不爽,便想难为病诸葛一下。他本想只要病诸葛服个软,说些长命百岁、多福多寿的吉利话,他一高兴,也就算了。可这病诸葛偏是个死心眼,竟然真的要测他的死期。熊三不禁大怒,心里起了杀机,心说:好你个牛鼻子老道,不知道死活,今天你说得通,也就罢了,你要是说不通,老子就一枪崩了你!

  熊三不识字,只会写一个字,于是他拿起笔,歪歪扭扭在纸上画了三道横,然后一丢笔:你算吧。

  病诸葛看着字,眯缝着眼,掐指半晌,慢悠悠地说:你名字里有三,又写了个三,说明你跟三有缘,你的腰间有枪,枪呈字的形状,加个,就是一个字,是三十的意思。如果我没算错,你只能活到三十岁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lishi/cq/25835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

随机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