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水鬼出没

时间:2018-08-23 17:3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 佚名

    白老二得到一张海底藏宝图,于是搞起了"海底捞",居然发了笔小财。当他准备大搞一番的时候,却被不怀好意的各路人马盯上了……
    一、鬼图出世
    白老二出身于水鬼世家。有人要问,水鬼是啥?过去沿海一带把海上讨生活的人称为水鬼。别看白老二现在落魄了,祖上可荣光,明朝时白家就有一个庞大的家族船队,专做海上贸易,近到南洋,中到非洲,远至欧洲,据说比郑和下西洋走得还要远。
    俗话说:富不过三代,到了白老二太爷爷这辈家道就中落了,到了白老二手里就只剩了一座老宅子,眼看别人家都起了二层小洋楼,白老二决定翻盖老宅子。
    选了一个黄道吉日,白老二恭恭敬敬烧了三炷香,磕了九个响头,然后开始拆老宅,起初一切顺利,可拆到正屋那根明柱时出现了怪事。
    明柱矗立在屋子中央,按说屋顶、墙体都拆了,明柱没了依托,可它依然屹立不倒,活脱脱一根擎天柱!白老二有些发傻。
    毕竟新社会人们不迷信了,有人拿来一根粗绳拴在上面,七八个壮小伙喊着号子一齐用力拽,可明柱还是纹丝不动。明柱不倒新房就盖不了,白老二有些发急,找来了邻居跑运输的柴油大卡车,然后把绳子绑在卡车的后杠上,另一头绑牢明柱。
    卡车喷着黑烟发动起来,只听"啪啪"两声响……
    人们不知咋回事,下意识地捂上眼,等到睁开的时候惊呆了,拇指粗的绳子竟然生生绷断了,可明柱却纹丝未动。卡车司机吓得脸色发白,一时间静得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。
    这可咋办?这可咋办?白老二急得直搓手,难道拆老宅犯了忌讳?
    有人胆小,劝白老二别动明柱了,说不定真有什么灵气,不然不会不倒。白老二可犯了难,不扳倒明柱就盖不了新房,何况老房已经拆了,现在连个住的地方也没了,总不能无家可归吧。
    白老二也豁出去了,拿来一把斧子就砍,既然拽不倒就砍。说也奇怪,斧子砍上去竟迸出团团火星,斧刃都崩了一个大缺口,呀,这不是一根木柱,是石柱!
    可仔细看看还是木柱,外表刷着桐油漆呢,是起保护木头作用的。最后刮掉桐油漆才闹明白,原来老祖宗岩石上打了两尺来深的圆洞,然后把明柱插了进去,怪不得拽不倒呀。
    老祖宗真聪明,沿海风大,还常常刮台风呢,明柱插进岩石,房子就牢固多了。
    人们齐心合力把明柱拔了出来,有人觉得圆洞里好像有声音。静下来仔细听,没错,真有声音。有个胆大的凑近圆洞,往里张望,"妈呀"一声转身就跑。
    原来圆洞里有两只小眼睛,此刻正发出瘆人的绿光。这可咋办,好不容易拔出了明柱,又出现了这等怪事,白老二心急如焚,最后索性横下一条心,找来一个强光手电,仗着胆子往下看。看着看着,忽然"扑哧"乐了,里面竟然是只乌龟,瘆人的绿光就是它的眼睛。
    人们恍然大悟,原来是只"垫柱龟".过去造房子时常常柱子下面放只乌龟,借乌龟的长寿和甲壳的坚硬祈求长久和吉祥。
    老宅子有百年了,乌龟最少也有百岁高龄以上,这也是"老祖宗"呀,白老二恭恭敬敬请出来放了生。正当人们唏嘘不已的时候,忽然发现圆洞里还有东西,等到取出来,是个油纸包。
    白老二心里"咯噔"一下,老祖宗如此煞费苦心,把油纸包藏在乌龟身下,绝非等闲之物,要知道,祖上可是富甲一方的大户!
    想到这儿,白老二赶紧把油纸包揣进了怀里,他可不想让人们看见里面的宝贝。这下帮忙拆房子的人可不干了,有几个小年轻非要看个究竟。白老二只得掏出来展开,一层、两层、三层……好家伙,足足包了八层,可见珍贵到什么程度!当最后一层打开的时候,里面是张发黄的纸。众人都过来看究竟,但谁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    有个小青年性急,一下提了出来,当纸全面展开的时候,顿时一张图呈现在人们面前,上面赫然写了三个大字——水鬼图。
    沿海一带的人都知道,航海也需要图的,所谓水鬼图也就是航海图,又叫水路簿、更路簿,老辈出海人手里几乎人手一份,没啥稀奇的!
    白老二本以为找到了宝贝,没想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气归气,毕竟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白老二还是收好了水鬼图,就算是留个念想吧。
    说话间一年过去了,新房也翻建好了,这天白老二打开了油纸包,拿出水鬼图左瞧右看,心想:不就是一张航海图嘛,为啥煞费苦心保存?他翻来覆去地想,脑仁都疼了还是琢磨不出所以然,刚想收起来,突然刮来一阵穿堂风,水鬼图一下子飞了起来。
    你说咋这么巧,不偏不斜,正好落进了盆里。刚刚捞完了米饭,盆里是满满的米汤,顿时水鬼图沉了下去,白老二忙不迭捞了出来。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,浸湿的水鬼图上出现了一个小红点,到后来竟变成了一个个血红血红的骷髅头,让人毛骨悚然!
    看来这张水鬼图有内容,可骷髅头啥意思呢,白老二百思不得其解,便问年过八旬的老母亲,哪知老母亲还没听完就大嚷起来:"快拿来,我看看。"
    看完这个骷髅头老太太就哭了起来,好久好久才道出一个天大的秘密。
    二、水中历险
    老白家祖上不是有个大船队吗,有次发生了沉船事故,这个骷髅头标记的地方就是沉船的地点,当时老白家有八个男人一起沉入大海。
    之所以在水鬼图上标上骷髅头,就是为了海祭方便,不然茫茫大海会弄错地方的,只是后来老白家家道没落,船队也没了,于是就把水鬼图藏了起来。起初白老二很失望,说来说去还是一张废图,可后来听到"沉船"两字猛地打个激灵。对呀,白家祖上是从事海上贸易的,那时中国出口最多的是瓷器,虽说船沉了,可瓷器不怕水呀,一定躺在海底,现在知道了沉船的确切地址,那还不是找到了金山?看来水鬼图真是一张宝图呀。
    几天后白老二驾着渔船鬼鬼祟祟出海了,表面上是捕鱼,实际上是去捞宝。
    按图索骥,很快就在茫茫大海上锁定了沉船位置。说实话,白老二心里也没底呀,毕竟过去了上百年,水鬼图上标记的骷髅头到底准不准?
    停好船,白老二点燃了三炷香,然后恭恭敬敬跪下来磕了几个响头,他也怕惊扰了祖上的亡灵遭报应。
    一切停当,他又四处看了看,见茫茫大海一个人没有,这才放心下了海。
    甭说,水鬼图标注的骷髅头位置还很准确,刚刚沉到海底就发现泥沙里有闪光。白老二赶紧清除泥沙,立刻就现出了好多瓷片,他欣喜若狂。
    水下发现的瓷片越来越多,可没有一件完整的,碎瓷片不值钱呀,更奇怪的是这些碎瓷片沿着一条直线往前延伸。白老二上了船,累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。怪了,怎么光有瓷器碎片没有沉船,难道解体了?没有沉船,也就不会有完整的瓷器,看来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!
    白老二守着捞上来的一堆碎瓷片发呆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突然兴奋地蹦了起来,由于靠近船边,差点掉进海里。白老二高兴啥?这一条直线碎瓷片的尽头就是沉船。白老二自小海边长大,长大后也是海上讨生活,知道船发生状况后首先要往下扔东西,这样能减轻重量,延缓下沉的速度。肯定当时船上装满了瓷器,为了自救这才往海里抛。
    白老二估计得没错,果然在前方不远发现了沉船,静静地躺在海底,好家伙,长有十几米,宽有四五米,上面得装有多少瓷器呀,值老鼻子钱了!
    他围着沉船转呀转,却狗咬刺猬无处下嘴。为啥?沉船虽说受了海水腐蚀,有些地方斑驳陆离,但整个船体还是完整的,根本进不去。
    白老二不愧渔民出身,知道渔船出事一般都是船头撞礁,换句话说船头最容易受损,他于是开始清理船头的泥沙,费了老鼻子劲,整整折腾了一天,船头前的泥沙终于清理完了,一个大洞赫然显现出来,一个人足可以钻进钻出。这时天已经黑了,白老二也疲乏了,他决定明天捞宝,好饭不怕晚。
    好好饱餐一顿,还喝了点小酒,又足足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白老二精神抖擞下了海,这回用绳子系着一个大筐,他抱着大筐沉了下去,这个大筐是准备装瓷器的。潜到大洞前,大筐固定在洞口,他一头钻进了船舱。
    里面黑乎乎一片,白老二赶紧打开防水手电,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东西扫了过来,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防水手电已经扫飞了,重新陷入黑暗。白老二心惊肉跳,也顾不上寻宝了,转身就往外钻,说时迟那时快,一只肉乎乎的大手死死箍住了脖子。白老二手刨脚蹬想摆脱掉,这下倒好,又猛灌了几口海水,也就是几秒的时间眼珠就凸了出来。
    三、鬼魅丛生
    眼看要见阎王爷,白老二忽然想起身上还带着吓唬鲨鱼的潜水刀呢,他急忙抽了出来。不知刺了多少刀,掐在脖子上的大手终于松开了,他趁机浮出水面,爬回船上还心惊肉跳呢。
    白老二正趴在船头喘粗气呢,突然发现海面上泛起了血水,红得直扎人的眼球,更吓人的是一股腥气直刺鼻孔,熏得白老二"哇哇"大吐起来。就在这时一个硕大的东西漂上了海面,白老二不看则已,一看脊梁骨直冒凉气,原来是一条海碗粗细的海蛇,只不过此时已被扎得百孔千疮一命呜呼了。
    虚惊一场,白老二重新下海钻进沉船,好在防水手电还沉在海底,他捡起手电继续寻宝,这回可看清楚了,全是瓷器,一摞一摞的,码放得整整齐齐。他赶紧装满一筐,然后浮出水面。
    好家伙,全是景德镇的古瓷器,虽说沉到海底数百年,但雕刻的花鸟鱼虫和人物还栩栩如生。这回可发达了,白老二欣喜若狂,抱着空筐又跳进了海里。
    提上三筐,白老二觉得胸口隐隐发闷,再不住手要吐血了,因为海水压力极大,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。当然白老二住手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:没带潜水衣、氧气罐、氧气泵等潜水设备,这回主要是探路。
    他把捞出的瓷器小心翼翼藏起来,还装模作样地打了几网鱼放进舱里,然后开起船回了家。船刚刚靠岸,忽然冒出几个警察,不由分说跳上渔船,白老二暗叫不好。
    这些年古玩的价格翻着跟头往上涨,有些人就盯上了大海,要知道这里是水上"丝绸之路",从宋朝开始就是古航道,海底的沉船少说也有几千搜,于是一些人就干起了水下盗墓的勾当,也就是"海底捞",后来政府加强了监管,前几天还判了几个海底捞呢。
    白老二的脸都白了,但出乎意料的是警察是来下通知的,说要禁海了。原来这些年渔民捕捞量过大,鱼类资源日益枯竭,为了休养生息,从今年开始规定了三个月的休渔期。
    反正现在也快到台风季节了,正好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。白老二更换了渔船的发动机,马力更加强劲了;同时购置了潜水衣、氧气泵、氧气罐等潜水设备,总之这回武装到了牙齿。
    很快台风季节过了,三个月的休渔期也结束了,白老二第一个出了海,经过两天两夜的航行来到了沉船的地方,然后全副武装下了海,可等到了海底傻眼了,沉船跑了!
    白老二赶紧浮出水面爬上船,四下观望。没错呀,不远处有一块大礁石,正对着沉船位置,白老二早已烂熟于心。怪呀,真不翼而飞了?他又查看了一番,呀,怎么海底的泥沙上犁出了一道深沟,看来沉船真跑了!
    白老二沿着深沟找去,也就找出一百多米,沉船赫然呈现在面前。白老二哪里知道,他不是清理了船头包裹的泥沙吗,赶上这几个月是台风季节,水下暗流汹涌,于是激流开始冲刷船头下面的泥沙,要知道沉船是个整体,船头下面泥沙冲刷完了就会往前倾斜,就这样一点一点往前挪,表面上看来沉船就好像跑了。
    不管怎样终于找到了沉船,白老二开始下海捞瓷器,由于装备齐全,这回可以长时间停留海底,效率明显提升了。正忙得不亦乐乎,他忽然觉得有些憋气,起初没在意,身上背着氧气罐呢,何况船上的氧气泵通过软管源源不断地往下输送氧气,可过了一会儿呼吸越来越困难,白老二隐隐感觉不妙,他再也不敢捞宝了,开始慢慢上潜,这期间胸口开始针扎般痛。
    有人要问:白老二磨蹭啥,还不赶紧上来,难道不怕憋死?就是憋死也不敢贸然浮上水面,这样死得更惨。因为如果从海底突然跃出水面,相当于突然打开了一瓶啤酒,被海水压缩的肺气泡就会像啤酒泡沫一样喷涌而出,只不过喷出来的不是啤酒而是鲜血,白老二整日海上讨生活,这个道理他懂。
    尽管呼吸困难,白老二还是慢慢上潜,他已经感觉到眼球开始外凸了,大脑也一阵阵晕眩,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,就在这时终于露出了水面,白老二赶紧摘下氧气罩,大口大口地吸气。
    等到晕眩的大脑稍微清醒一些,他艰难地爬上船,四脚朝天地躺在船板上,就像一个死人一样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体力稍微恢复一些,大脑也灵光了,他颤颤巍巍爬了起来,来到船头的氧气泵前,白老二的头发立马竖了起来,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"妈呀".
    四、鸠占雀巢
    白老二看见输送氧气的软管竟然断了。怪呀,软管是新的,还特意挑质量最好的,不会断呀,白老二真糊涂了。
    可没过一会儿就"扑哧"笑出了声,软管不是搭在船舷上伸进海里了吗,现在的渔船是铁船,船舷是有棱角的,自己背着连软管的氧气罐在海下来回走动,软管和船舷的棱角间就会相互摩擦,没准就磨断了。想到这儿白老二拿起了断头细细端详,这一看不要紧,吓出一身冷汗。
    软管根本不是磨断的,而是咬断的,因为上面有明显的锯齿印,也就是牙齿印,白老二猛然想起了那个骷髅头,呀,难道打搅了老祖宗亡灵,动怒了,这是警告自己?可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,就是真骷髅头也不可能咬断软管呀,何况还是纸上画的!
    白老二正胡思乱想呢,一低头看见了一个东西,呀,老祖宗真动怒了。看见了啥?那个百年驮柱龟,不用说,就是它咬断的。白老二再也没有心思捞宝了,开上船落荒而逃。
    不知驶出多远,海风一吹他头脑冷静下来,越琢磨越觉得蹊跷,别是有人装神弄鬼吧,故意用驮柱龟吓唬自己,想到这儿开着船又回来了。
    他心急火燎往回赶,忽然几只海鸟惊叫着掠过头顶,白老二心里"咯噔"一下,这说明有人呀,海鸟受惊了。白老二边开船边拿出望远镜。果然前边有个黑黢黢的小点,只是离得太远,一时还不能分辨出是礁石还是船,白老二小心翼翼靠上去,渐渐地一艘船呈现在望远镜里,而船停泊的位置就在沉船处,不用说,自己上当了。
    白老二义愤填膺,加大马力冲了过去,可刚开出不远又停了下来。为啥?从"咬断"软管看,人家早就盯上了自己,有备而来,自己贸然冲过去,无异于羊入虎口。
    这时白老二已经看得清清楚楚,有人正从海里往上提筐呢,里面装满了瓷器,他急得直搓手。许久许久,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。
    他把船悄悄开到大礁石的后面,这样离得不太远,对方又发现不了。这时海水已经快要吞没日头了,大海上就是这样,日头一没天就黑了,白老二决定晚上游泳悄悄摸过去,哼,实在不行把对方的船悄悄弄沉了,给海底的王八当下酒菜。
    等呀等,天彻底黑透了,白老二穿好潜水衣,时间不长就到了船前,围着转了三圈,嘿,上面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船头的那盏气死风灯发着惨白的光,灯下有一个氧气泵连接着一根软管伸进海里,不用说,人正在海底捞宝呢,看来也和自己干一样的勾当!
    见此情景,白老二趁着夜色悄悄地爬上了船,他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如此戏耍自己。时间不长,灯光的映照下海面开始泛起气泡,白老二知道开始上潜了,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头慢慢露了出来,由于潜水的衣帽是连体的,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面,看见白老二凶神恶煞般站在船上,吃惊非浅。
    白老二心想:不是戏耍我吗,这回也戏耍你一番。等到黑衣人战战兢兢扒住船舷,想往上爬的时候,白老二挥起竹竿猛地敲在他手上,黑衣人惨叫着跌回海里。白老二真够绝的,用长竹竿子点着黑衣人的头狠狠摁了下去,就这样一个船上一个水里玩起了猫耍老鼠的游戏。
    白老二正玩得起劲呢,忽觉背后一阵恶风袭来,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"扑通"栽在船上。
   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白老二才悠悠醒来,好家伙,自己被捆成了粽子,旁边还有两个人喝酒呢。原来船舱里还有一个人,背后下了黑手。当看清背后下黑手的人,白老二的眼珠差点凸了出来,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:"呀,怎么是你?"
    谁?猴三,和白老二同村的,两人还是撒尿和泥巴的发小呢。
    这到底咋回事?都是"贪"字惹的祸。白老二上回不是弄了一些海底捞吗?对古瓷器他是个生手,想找人鉴定一下,看看是哪朝哪代的,官窑还是民窑的,这价钱上可有天壤之别,于是拿了一件找到猴三。
    说起猴三也不是什么善类,刨绝户坟踢寡妇门、打聋子骂哑巴,啥事都干,可有一样,这家伙对古瓷器很在行,白老二就找到了他。猴三一见就直了眼,追问哪来的,白老二能说真话吗?就撒了个谎,说盖房子打地基时挖出来的。
    猴三仔细端详了一番,然后冷笑着说:"不对,不是土里刨出来的,而是海里捞上来的。"一语道破天机,白老二吃惊不小,问:"你咋看出来的?"猴三不屑地说:"好好看看,上面有盐渍呢。"白老二恍然大悟,瓷器长年累月浸在海里,能没盐渍吗,猴三的眼睛真毒!
    "说说吧,到底什么来路?"猴三追问。白老二眼睛眨都不眨又撒了第二个谎,说是打鱼时网上来的。沿海的渔民打鱼真有碰见这事的,不稀奇。总算蒙混过关了,白老二也不敢问价钱了,拿起瓷器就跑,不过他从猴三贪婪的眼神里已经看出价格不菲。
    白老二自以为弥天大谎编得天衣无缝,其实猴三一眼就看穿了。因为打鱼时渔网捞上来的瓷器几乎全是碎片,只有在古沉船里瓷器是一摞摞放着,并且草垫绳捆,这样才有可能保留下完整的瓷器,于是猴三断定白老二发现了古沉船。等到白老二前脚出海,他和一个狐朋狗友,也就是那个黑衣人悄悄尾随。
    至于这个驮柱龟,拆老宅子时猴三也在场,觉得驮柱龟是个稀罕物,便弄回家养了起来,这下正好派上了用场,伪装成它咬断了软管,就能吓走白老二,因为这是祖宅里的百年驮柱龟呀!只是没想到白老二也不是好糊弄的,又折了回来。至于白老二上船时没发现猴三,那是猴三已经下了几次海,疲乏至极,躺在船舱里休息呢,听见外面有动静,这才打昏了白老二。
    虽说猴三得手了,但白老二并不担心沉船里的瓷器,因为猴三只能盗走靠船头的那个船舱,因为船头撞了一个洞人能进去,至于后面的几个船舱猴三狗咬刺猬,下不了嘴!为啥?船舱与船舱之间有厚厚的木隔板,陆地上好说,几斧子就劈开了,可在水里要想弄开木隔板难比登天。
    见白老二心存侥幸还想捞一杯羹,猴三也不说话,转身拿出一捆东西,阴阳怪气地说:"看看这个行不,是不是比斧头强多了?"白老二不见则已,一见冷汗顿时冒出来了。
    五、猫鼠缠斗
    啥?炸药!炸开船舱之间的隔板。这可是竭泽而渔的狠招,隔板是炸开了,可里面的瓷器也得受损,猴三不在乎,偌大的沉船里瓷器多了去了,损失个百八十件九牛一毛,重要的是尽快捞上来,免得夜长梦多。白老二则不然,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呀,何况为此老祖宗还赔上了性命!
    猴三真歹毒呀,全不念发小之情,为了能够被窝里放屁——独吞,竟要把白老二扔到海里喂王八。说干就干,他和黑衣人抬起来就扔,就在这时,白老二狂喊起来:"快看。"只见远处又驶来了一条船,吓得两人赶紧住了手。
    白老二急眼了,嚷:"还不开船快跑,不然咱全得完蛋。"起初猴三还不以为然,等到看清了来船,也吓得麻爪了,开上船就跑。
    原来这是一条有着红蓝相间条纹的海警船,专门抓海底捞的,猴三能不麻爪吗?此时的白老二也追悔莫及,狐狸没打着,反而惹身骚,这要是抓住了非得蹲笆篱子吃大眼窝头去。
    猴三开船就跑,海警船更加怀疑了,开足马力追了上来,边追还边用高音喇叭喊:"快停下,接受检查……"猴三哪听这一套,继续驾船狂奔。此时的白老二真急眼了,对着猴三狂喊:"还不快给我解开绳子,万一追上了强行登船,我还能帮你抵挡一番。"事已至此,只能火烧眉毛先顾眼前了,白老二重获自由。
    虽说使出了吃奶的劲,但毕竟是渔船,哪跑得过装备现代化的海警船,眼看距离越缩越短,猴三的头上也冒了汗,看海警船锲而不舍的架势,今天非得折在这里。
    两条船继续在海上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,只不过此时的老鼠已经黔驴技穷了。
    就当猴三束手无策的时候,白老二忽然夺过了舵把,然后掉转头向着海警船开去。"你干啥?"猴三劈手就夺,白老二冷笑说:"你跑得过海警船吗?"猴三摇摇头,"那不就得了,咱还不如冒险一试,没准能闯出一条生路。"猴三明白了,白老二要生生逼退海警船,大不了同归于尽。
    白老二驾着渔船径直撞向海警船……猴三吓得闭上了眼睛。可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,睁眼一看,渔船已经冲了过去,原来撞船的一刹那白老二猛地转舵偏向左侧,两船擦肩而过。
    猴三有些佩服白老二了,他这是利用海警船船大难掉头的机会摆脱追捕,同时也震慑了对方。猴三想错了,这是公然挑衅呀,反而激怒了海警船,掉过头来继续狂追不止。这回想撞都不能了,被海警船咬住了屁股。
    白老二撞船是假,金蝉脱壳是真,因为前面有一大片浅礁区,涨潮时淹在水下,退潮时露出海面,可猴三被海警船追得麻了爪,早忘到了爪哇国,开过了,白老二之所以抢过舵把开回来,就是要冲进浅礁区。
    很快冲进了浅礁区,渔船没事,船小体轻吃水浅,海警船则不同了,船大体重吃水深,再也不敢追了。
    总算逃过一劫,白老二惊出一身冷汗,猴三也吓得不清。经过这一番惊吓,猴三也意识到白老二的重要性,决定三个人合伙盗捞沉船。白老二呢,也觉得人单势孤,于是三人臭味相同、一拍即合,由你死我活的对头结成了沆瀣一气的狼狈。
    沉船暂时是不能盗了,得先避避风头再说,反正沉船藏在海底保险得很。于是回到大礁石后取回白老二的渔船一起打道回府,路上三人还详细讨论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忽然掌舵的猴三惊叫起来:"快看!"白老二闪眼观瞧,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:"妈哎,鬼拦网!"两人面面相觑,脸都吓成了猪肝色。
    鬼拦网是什么?陆地上有鬼打墙,海上叫"鬼拦网",就是在海上迷了路,总在一个地方来回转圈,就像圈在渔网里一样,故名"鬼拦网".现在两船开走好长时间了,可又回到了那块大礁石后面,也就是回到了原地。
    白老二是盗祖上的沉船,有愧呀,便以为鬼拦网来显灵了。猴三不信邪,夺过舵把亲自驾船,你说怪不,折腾了半天还是开回原地,猴三的冷汗也下来了。没办法,只能等天亮了,那时就好辨别方向了,也正好休息休息。
    被海警船连追带撵,外加上惊吓,三人就像受惊的兔子,还真跑累了,睡得那叫一个香甜。正睡得死猪一般,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白老二惊醒了,捅了捅猴三:"你听,什么声音?"
    猴三正睡得香甜,翻个身咕哝说:"别疑神疑鬼了,天亮就能辨别方向了。"转身又睡了。白老三想想也对,没准自己真被鬼拦网吓怕了,于是也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   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有个东西爬到了身上,白老二以为做梦呢,手一挥拨到一边。可不大一会儿,这个东西竟爬到了脸上,同时一股浓浓的腥味直钻鼻孔,白老二彻底惊醒了,睁眼一看,就像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蹦了起来,同时声嘶力竭惨叫:"猴三,大事不好,快起来。"
    六、螳螂黄雀
    猴三惊醒了,慌忙爬起身,等到看清了,急得对那个同伙大叫:"快,拿潜水刀!"就在三人找潜水刀的当儿,船舱里又爬进了许多,红红的,长长的,密密麻麻蜂拥而至。猴三一马当先,挥舞着潜水刀砍出去,白老二两人紧随其后。说实话,多亏了白老二醒得早,不然三人睡梦中就见了阎王爷。
    有人要问:这到底是啥,怎么这么瘆人?你是没在海上生活过,这是一种植物,名字叫红藻。
    近些年人类海上活动越来越频繁,同时带去了大量有机物,加上这一片是浅海,温度、盐度、光照、营养等环境都适合植物生长,于是红藻开始大规模蔓延开来。
    红藻有个特点,一旦有了附着物便会以惊人速度疯长,现在好不容易上了船,于是蜂拥而至,要不是白老二醒得早,密密麻麻的红藻能把船舱箍得密不透风,人就会活活憋死。
    三人冲到舱外来到船板,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,只见整个船的周围就像是一片红色海洋,疯狂的红藻还在一个劲往船上扑。
    白老二真急眼了,首先割断了缆绳,他不是也有一只船拴在猴三渔船的后面吗,现在为了保命,只能舍弃了。然后三人俯下身挥舞着潜水刀割断船舷边的红藻。虽说红藻还在疯长,但毕竟没有潜水刀割得快,船能动弹了,这时天也亮了,能辨别方向了,猴三加足马力冲出了"红藻阵".
    终于挣脱了红藻的"亲热",侥幸逃了出去,但万没想到的是,刚出狼窝又入虎口,一场更大的灾难正悄声袭来。其实大海早已起了变化,三人根本没有发现,等到逃到安全的地方,忽然发现起了雾。渔民都知道海上湿度大,雾也大,有时大雾几天几夜不散,这要是困在里面九死一生。
    "快跑。"白老二大嚷,猴三开足马力又狂奔起来,不想忙中出错,一头扎进了对面涌来的浓雾里,想冲出来已不可能了,因为彻地连天全是浓雾了。
    白老二一大老爷们儿蹲在船板上号啕大哭起来,鼻涕眼泪抹了满脸。他肠子都悔青了,先是海蛇缠身,接着鬼拦网,继而红藻爬船,现在又是浓雾锁路,都是自己贪财捞宝,惊扰了老祖宗的亡灵,这才招来一连串的无妄之灾呀!
    白老二正捶胸顿足呢,忽然猴三嚷了起来:"快看。"白老二揉眼细看,远处隐隐约约有灯光,他情不自禁叫出了声:"呀,妈祖灯。"
    渔民和大海打交道,海上比陆地凶险呀,他们把妈祖视为心目中的神,求她保佑平安。过去常听老人讲,海上浓雾锁路的时候会有妈祖灯引路,但从没见过,今天真是显灵了!于是开船向雾蒙蒙的灯光驶去,甭说,真冲出了浓雾区。虽说还有些雾气,但大体上已经能辨别方向了。
    越来越接近妈祖灯,猴三眼尖,喊:"快看,还有一盏。"白老二拢目细瞅,可不是呢,旁边还有一盏妈祖灯。他有些奇怪,传说中都是一盏妈祖灯引路,怎么今晚出现了两盏?
    船在薄雾里继续靠近,灯光越来越亮,等看得清清楚楚了,才发现两盏妈祖灯挂在一条船上,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条船停的位置就在沉船处。这时猴三也看出不对劲,说:"呀,别是海底捞吧。"
    两人把船又藏在大礁石后拴好,让同伙黑衣人看守,然后都穿好救生衣潜了过去,还没等靠近,猴三惊呼一声:"不好,快跑。"说着转身往回游。白老二不知咋回事,问:"咋了?"猴三小声说:"你看看船上的图案。"白老二这才细细观瞧,呀,是那条海警船,蹲坑看守着沉船呢!
    多亏猴三眼尖,不然自投罗网了,白老二恨恨地看了一眼海警船,这一眼不打紧,竟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就见船舱里出来一个人,灯光下眉毛胡子看得清清楚楚,是一个高鼻深目满脸络腮胡的老外。怪呀,明明海警船,怎么出现了外国人?
    就当白老二疑惑的时候,只见这个外国人来到船舷边,不一会儿竟拽上来一个大筐,里面满是瓷器,灯光下闪着耀眼的光。不仅筐里装满了瓷器,甲板上也摆放了许多。搬完瓷器,又把筐放进了海里。不用说,海底还有人。
    白老二和猴三明白了,这是伪装成海警船的外国"海底捞",肯定是发现了他们盗捞沉船,于是惊跑了他们,鹊巢鸠占。早就听说一些外国打捞公司也盯上了这条"丝绸之路",今天真碰见了……
    见外国人来抢老祖宗留下的宝贝,白老二和猴三顿时来了民族气节,不行,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抢回来,哪怕是献给国家也行,只要留在中国就好!
    两人顿时同仇敌忾起来。这就好像亲哥俩打架,两人打得头破血流可以,但外人打弟弟哥哥肯定不干。
    这时猴三说:"你盯着,我回船上取点东西。""好吧,快点,天要亮了。"白老二叮嘱。猴三游走了,白老二继续监视,不一会儿水面上冒出好几个人头,好家伙,还是一个团伙,看来捞累了,要上船来休息。
    不一会儿猴三回来了,两人借着夜色掩护悄无声息爬上了"海警船",走过船舱的时候,里面透出亮光,隔窗往里一望,里面一共五个人,正喝白兰地庆贺呢,其间夹杂着说话声,还能操流利的汉语交谈呢。
    猴三可犯了难,五比二,何况老外人高马大膀宽腰圆,硬拼肯定不行,弄不好还得搭上小命。他脑瓜飞快地转动,突然有了绝妙的主意:他悄悄来到舱门前,此时为了透风,舱门是开着的,他飞快地关上舱门,同时"咣当"一声上了锁。要知道舱门是铁板的,这下正好来个瓮中捉鳖。
    船舱里的人万没想到漆黑的夜里、茫茫大海上还有人算计他们,一时之间竟呆若木鸡,等到清醒过来,急得咿里哇啦说起鸟语来,两人可不管这一套,就是说兽语也不开舱门!
    猴三找了根棒子给白老二看守舱门,自己则冲进驾驶舱,他要把船开回去。
    再说白老二,心想猴三鬼心眼真多,关门捉狗!正暗自窃喜呢,忽然"哗啦"一声,呀,船舱窗户的玻璃打碎了,此刻一个脑袋已经伸了出来,坏了,忘了窗户,白老二急忙跑过去。
    刚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。为啥?窗户太小,只能伸出脑袋,见白老二拎着棒子跑了过来,赶忙往回缩,这下笑话来了,脑袋是尖的,一用猛劲能钻出来,但缩回去势必登天——下巴卡住了。白老二可得了手,左右开弓的大嘴巴子,边抽还边喊:"叫你出来,叫你出来……"
    白老二正抽得起劲呢,忽然猴三走了回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外,用枪顶着猴三的后脑勺。
    原来这是船长,正在船头的暗影里小便,见有人开船,于是捉个现行。白老二心想,哼,用个假枪也想唬人,挥着棒子冲了上来,只听"咣"的一声,脚下腾起一团火星,呀,真家伙,白老二不敢轻举妄动了!
    这回倒好,两人被押进了舱里,只听船长喊:"快,往公海开,到了公海就安全了。"猴三嘿嘿一乐,说:"公海,别做梦了,给我开回大陆,投案自首。"说着解开衣服,身上绑满了炸药,原来刚才猴三怕有意外发生,故此取来了炸药。
    猴三眼睛都红了,手指一按就会船毁人亡。双方僵持了一会儿,看来还是老外惜命,最终屈服了。猴三不放心,让白老二把枪接起来,然后出去锁上舱门,到驾驶室开船,他则身绑炸药在舱里"陪着"远来的客人。至于大礁石后面的船和黑衣人,现在没时间顾及了。
    白老二和猴三以盗宝始,以护宝终,虽有过,但功更大,后来被海警聘为联防队员,专门看护海底的宝贝。至于那艘沉船不久就打捞了出来,那些美轮美奂的瓷器现在都陈列在博物馆里,供人们品赏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35580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