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5aigushi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我爱故事网

分享:
当前位置: 我爱故事网 > 鬼故事 >
  • 抱着孩子的女人

    上完夜班已经很晚了,美丽因为家住得比较近,她每天都坚持回家。还好,她住的不是很偏僻,路上偶尔还能遇见几个人。路灯也很亮,她也就不那么害怕了。 这一天,她像往常一样,下了夜班以后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。她刚走到厂外不远的地方,就看见有一个女人蹲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断掉的手指头

    老宋在上班的时候被厂子的员工称作是宋大胆,宋英雄。他从没恐惧过,包括让他满脸伤疤的那次,以及他缺失掉的那两根手指头那次事情 说实话老宋的满脸伤疤是让人砍得, 95 年老宋下岗了,在一家国营单位垮台后老宋开起烧烤摊,生意还算不错。 到了 97 年老宋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厄夜丛林

    三女两男一行五人沿着茶马古道踟躇而上,沿路奇峰鳞次,幽谷叠出,前方似乎山穷水尽疑无路,偏偏转过一个弯后却柳岸花明又一村。当他们看到前方山腰上的那幢原木小屋后,走在最前面的曹健不禁大声叫了起来: 就是那里,我说过的,那就是我们订好了的山中幽居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血色裸条

    张强四十多岁,是个放高利贷的,原来的生意不好做,现在让他找到了新门路。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,做起了裸条贷款生意。现在女大学生都很缺钱,只要你肯放贷,她们就愿意付出很多,不论是裸体照片,还是色情视频,都不在话下。而张强恰恰处在灰色交易链的顶端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窗外的阴魂

    芬妮有了婚外情,向丈夫海涛提出了离婚。海涛非常爱她,坚决不同意离婚。芬妮管不了那么多,收拾东西就走。海涛追到门口,把芬妮拦住: 你要敢走,我就从楼上跳下去! 芬妮一声冷笑: 你吓唬谁呀?愿意跳你跳吧,关我什么事? 说完,把海涛推到一边,便匆匆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惊魂热晌午

    已经是七十八岁的王继明,和往常一样,早早地吃过午饭,侯在太阳底下,盯着院子里的那颗李子树。看什么呢?看树影。有人说太阳和树影是一寸一寸地在走在移,王继明却看不出来。他整整盯了五十年的树影,先是一棵桃树,桃树老了枯了,栽下一棵杏树。杏树也老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风流的代价

    为了经常去夜场酒吧的亲们敲一个警钟,这个故事写给那些喜欢去酒吧的亲们看。 艾克是一个已经奔三的男子,有一个老婆,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的。生活也过得挺是滋润的,本来,生活是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 有一次艾克的一个小学同学从国外回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诡异自杀

    世间最残忍的犯罪是人性的缺失。 世间最善良的情感是人性的坚持。 1. 诡异老太 阴天,傍晚,天空就像挂了一片灰蒙蒙的幕布,似乎随时有着暴风雨的来临。 停好车,我和沈洋走进金老太的家。出于职业的本能,我快速的四处观察了下,这是一套位于老城区不足 60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撞邪女鬼

    又是一晚加班夜,午夜时分小区的走道上空空荡荡的,只有几盏路灯泛着微弱的黄色灯光。 小雅走进小区的时候,走道上基本没人,陪伴着她的只有微弱的灯光,和晚风的沙沙声。 那个时间段是晚上的 11 点半,小区的人很重视作息时间,所以早早就睡了。 小雅边走边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会长大的坟

    这天,一辆破旧的城郊大巴在一片前不挨村后不搭店的野地边停了下来,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。此人是城市大学城环学院的王长远教授,他穿过一片公墓,来到公墓前不远的一栋二层小楼,住了进去。 王长远教授从闹市中来到这里,是为了做一件隐蔽的事。这天傍晚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换张皮吧

    老宅里的玉兰 这是一座阴冷潮湿的江南古镇,河边的老柳树下长满了滑腻的青苔,却极富年代的美感。 就是这里了。 琳琅而立的古建筑中,秦枫终于找到了照片上的宅院。他拉了白荷的手,径直走入其内。 照片是秦枫从网上的一个帖子里截取的,那帖子讲的是发生在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三枝玫瑰

    一般人手里都存不住钱,有了点钱就想换成看得见摸得着的、实实在在的东西。小美也不例外,她在恒通贸易公司做的时候,手里存了一点钱,于是把手里的钱换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两室两厅。结构好,采光好,侧面毗邻一个小小的人工湖,从窗口看出去,风光优美。朋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指阴针

    问路 突如其来的一场雷阵雨下得昏天黑地,姚畅杰全身都淋透了,他一口气跑到学校门口,在一处屋檐下停下来,稍稍喘了几口气。 就在这时,一阵 咕咚咕咚 的响声从前面的一个水坑传来。这个水坑位于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面积只有一个平方大,里面灌满了雨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画未

    第一章 夜半歌声 夏末嫁入李家已经一月有余了,可李公子却日夜要她独守空房。每夜,她都是在寂寥中度过的。 而白日,她则像是囚徒一般,不许走出房门来。即便是吃饭,也是由下人送来的。 等送到她房中的时候,那些饭菜也早就冷了。 她本是夏家的千金,可无奈... [查看全文]

  • 死在海上的丈夫又来敲门

    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,一个人。 晚上,十二点,苏宁正酣睡。忽而,她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 谁... [查看全文]

推荐内容
  • 死在海上的丈夫又来敲门

    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,一个人。 晚上,十二点,苏宁正酣睡。忽而,她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...

  • 夜夜上网鬼缠身

    夜晚十二点一踏正,小光便马上把一张上网光碟装进电脑。然后电脑开始自动启动光碟程序...

  • 美人制造之画皮

    1. 我要做美女 太原的王生,一次早上走在路上,遇到一个女郎,抱着包袱一个人在路上,...

  • 黑心撞上鬼

    顺意殡仪馆不大,只有一台老式火化炉,平时烧的人也不多,因为这里村户相连,谁家死了...

  • 午夜秘书

    王老板的秘书又换了。 所有的员工对于王老板换秘书的事情都习以为常了,谁都不会感觉...